手机版 欢迎访问某某自媒体运营网(https://www.lydesong.com/)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 >

从电影《教父》反思加密行业的合规化路径-区块链

时间:2021-10-14 15:21:49|浏览:199 次

原文标题: 《再看「教父」:黑道和白道》

写作:高质量的蓝领

我在假期里连续看了《教父》三首歌。 这样的经典电影影评已经多如牛毛,但我想从其他角度说教父。

《教父1》主要讲述的是12代教父继位,剩下的两集主要讲述的是2代教父Mike想把家族产业走上主流白道的过程中发生的故事。 《水浒》 ——前半段是108条好汉梁山聚义的故事,到了中后半段是敕安和敕安后为国立功的故事,——,让人想起两者的结局并不是圆满结局。 所以问题是,为什么教父和梁山好汉们不能坚持自己的黑道事业,而是拼命洁身自好,迎合主流的价值认同? 坚持自己可能反而更好。

无视文学作品以符合主旋律为目的,现实中,黑道的人最终洗脑自己是主流选择,不是文学臆想。 从宏观统计看,生活在社会上的人迟早会屈服于主流社会共识,从事主流共识认为“正当”的事业,长期不坚持成为叛教者——,这可能是人类社会稳定的生物原因。

这一点相当微妙。 其实很多所谓主流白道事业中的阴暗面一点也不少,——金融、政治、法律等事业被主流认可,但其中害怕诈骗、犯极端罪行不亚于黑社会,但为什么会被社会大众认为是正道、害怕呢? 社会大众区分黑白时,不是源于其过程中包含多少罪恶行为,而是源于“事业”与“社会整体发展目标”的一致性。 一项事业,如果其目标是与社会发展一致,则只不过需要被赋予“正当性”,并确保其过程中的不端行为得到正规控制。 相反,无论一项事业看起来其过程多么循规蹈矩,如果违背社会整体的价值目标,也会被视为黑道。

对大部分现有行业来说,这种“与社会整体发展目标的一致性”的判断既不是少数人的独自判断,也不是统治阶层的判断(但在某种程度上有能力影响统治阶级),属于社会共识(即数量庞大的个体判断的重叠领域) 这种社会共识在有立法之前就已经形成,国家立法只是事后的正式确认。 如果掌握强权的统治阶层要违背这样的协议强行立法,就会面临无法执行的困境。 从政治实践来看,属于“白道”的行业是有可能被“监督”的对象,在承认其正当性的基础上确立行为规则; 相反,属于“黑色”的行业是“禁止”的对象,否定其正当性并予以打击。

当然,由于各国社会各方面的历史、地理、民情环境不同,因此其形成的整体共识并不完全相同,即使是同一个社会,其共识结果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反复更新。 在a国的“黑色”行业,在b国可能是被许可和监督的对象。 例如,美国各州最近开始对毒品有一定程度的合法化和可监管的趋势。 这不是立法者的反复无常,而是有深厚的社会基础。

关于这个共识是如何形成的,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进化问题。 人类社会目前普遍存在的价值判断体系,是长期反复筛选和验证的生存产物。 这个进化的结果是,即使在各个独立进化的集团中也具有共性的——伦理价值体系没有向这个特定方向进化的集团消失,剩下的集团统一。 关于这个进化过程是否基于“自由至上”之类的一定的金属规则,这是一个开放的哲学问题,在此不进行讨论。

黑手党经营的赌博、色情等一般产业,在大多数成熟的民族社会被社会共识否定,因此沾染这些行业的组织注定不会被共识视为白道。 这种进化性的结果,不是一代人能够形成的,也不是少数人能够决定的,所以无论黑社会老大多么有权力也无法改变。

相反,由“固定统治层”提供普遍而稳固的社会整体秩序,是各民族共同进化的结果,成为社会整体的价值追求目标,相应地成为“白道”的标准。 如果暴力团伙能够逐渐满足这样的条件,就会成为“白道”的代表,反之就会成为“黑道”。 因此,两者始终来源于同一个来源,但发展路径分歧,成为“白道”者必须放弃短期利益的一部分,特别是放弃被社会价值体系否定的盈利产业,坚持社会主流认同的长期秩序。 中古时代的统治者和贵族阶层最初从暴力团体开始,发展为白道秩序的代表,获得了社会共识意义上的“合法性”。

《教父》回到太空,柯里昂家族虽然经营着典型被视为“黑道”的生意,但却打出了橄榄油贸易这一合法生意的招牌。 虽然1代教父坚守一线,不从事最差的毒品生意,但是他很清楚现在的家族生意有原罪,从来不捂着耳朵认为自己是清白的圣人。

所以教父以这些生意起家是因为时代的环境。 3个《教父》的整体时间跨度,从第一代教父Vito在美国创业时算起,从20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这几十年间美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由于ZF整体规模小,对社会的统治能力落后,黑社会有很大的生存空间,它们是维持特定公共秩序的ZF外替代模式。 一代教父Vito因为年轻时生活在当时ZF不太关注的意大利移民社区,处于当时美国社会的边缘,所以经过了历史的进程和个人的努力,取得了成功。 换言之,Vito的兴起,不仅是经营黑商,更是向意大利移民社区提供“秩序”这一公共服务。

但是,到了《教父2》年的主故事时代,也就是二战后的40年代,社会又变成了另一种景象。 全面战争的发动使得国家机器越来越强大,相应地大大压缩了黑社会的生存土壤。 由于ZF提供的普遍秩序的全面扩张,黑社会建立的局部秩序逐渐崩溃,与20多年前相比,其运营不得不收缩。 因此,第一代教父在安排儿子们的继承人时已经做出了区别性的安排。 2代教父Mike选择参军是走上美国主流社会的道路。 (剧中有很多地方暗示参军不仅是Mike的想法,也是Vito的安排。 )之后,大半以此进入政界,在白道上建立了堂堂的“新身份”。 但是,由于一连串的突发事件,这个计划夭折了,Mike被命运拖累,继承了家族的黑道。 结果,010年~ 3010年的Mike为了带领家人重新走上原本计划的清洗之路,不得不花了一生的时间。 无论多么有钱,Mafia的标签依然被白道阶层鄙视,甚至自己的妻子也选择了抛弃家庭。 即使是作为龙兴之地的意大利移民社区,在新时期也不是依赖黑社会们建立的秩序,而是作为“夜壶”对待。

黑社会这种“有钱不贵”的身份危机在现实中极为常见,特别是在国家顺利治理社会才能消除黑社会土壤的时代环境中。 蒋介石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加入了蓝帮,之后如果在军队政界站稳脚跟,就必须自己摆脱蓝帮的身份。 在蒋成成为委员会、KMT也成为国家合法政权的代表之前,按照杜月笙的话,“把蓝帮当成夜壶,用完就讨厌了”。 但是,杜在黑道历史太深了,面对白道代表,蒋毕竟气势低了三分,再怎么骂蒋恩恩忘恩负义也没用,毕竟社会共识是无法跨越的。

现代的例子是日本的黑道黑帮,它以完全合法的特殊结社形式,比中国的crypto交易合法1万倍,更何况对日本国家做出过历史性的贡献。 现在的日本黑帮几乎不开展非法业务,虽然在ZF的严格管理下,但却是主流社会所轻视和抛弃的对象。 新一代的年轻人没有考虑参加,像样的公司也不想和它做生意。 这种尴尬的状况与黑帮的合法、非法一点关系也没有,只不过是非成文的社会普遍价值认同的运行结果,黑帮显然接近价值鄙视链的下方或下方。

黑帮行为规则与主流社会完全不同,成员对组织的依赖性和服从性极强,不能像普通劳资双方那样建立平等的民商事关系,组织也可以对成员采取超出常识范围的惩戒措施。 这种脱离社会一般规则的关系来源于古代日本武士与领主一生的依赖关系。 而且,不属于任何领主的武士都会失去武士身份,成为浪人(ronin ),所以两者之间不能像现代劳资双方那样自由地建立和解除关系。 很明显,那个旧模式在当今时代被抛弃了,只存在于黑道这样的特别团体——事实上其他国家的黑社会组织也一样,只是没有像日本同事那样合法化而已。

在《教父1》年,开场后不久,第二代教父Mike被本州参议员无情地当面羞辱。 参议员在人品和行为上可能都不如黑帮,但依靠自己在白道上的突出地位趾高气扬,直言不讳地鄙视婆罗门家族黑帮的身份。 麦克在口头反击后,设下陷阱栽进参议院,但最终没能改变社会对柯里昂家族阶层地位的“审判”。 之后的一系列行为是,要求家人为逃避这种社会审判而洗脑,比如离开清赌博等黑道产业,或者与梵蒂冈财团共同经营等。

可以看出,尽管迈克有勇气制服参议员,但他对整个社会的共识是无法对抗的。 人可以反抗少数统治者的压迫,反抗失败也会受到社会大众的同情,但是如果压迫你的是社会整体的价值认同,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即使是统治者也不可能处于这种状况。 统治者的压迫就像身体的重物,力量还能推开的整个社会的共识是无形的大网络,越抵抗,网络只会被束缚得越强。Mike显然明白这个道理,没有想过对抗社会共识,证明家族产业的正当性,而是选择积极遵循共识,脱离那些罪恶产业,避免在一两代后的社会中与Colleon家族产生黑道联系。

与宋江积极的敕令相似的是,只是为了不惜一切代价寻求一个主流社会的身份。 梁山好汉因征方蜡死伤大半,宋江也终于被朝廷下毒身亡,但最终宋江自愿死亡,圆满实现了这个目标,《教父23》 ——的结局是宋徽宗敕宋江为忠烈义济灵应侯,向梁山泊献金, 他殉了王事的许多将佐神像。”不得不说,麦克在宋惠宗升华的《教父2》中最终失去的是自己的女儿,在开放剧本中也没有说明家族的洗白事业是否成功(Vincent还在继续独立黑帮,

黑社会的组织规则和业务活动在历史上已经被社会价值体系否定和批判,是全社会共识的一部分,但是一些新事物在优缺点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并得到验证之前,就被针对性地贴上了“黑社会”的标签,

人类社会在发展发展过程中不断产生一些新事物,原有的社会价值评价体系还没有覆盖,同时也来不及建立新的价值评价体系。 对这些新事物的价值评估,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像军事阵地一样在不同的集团之间反复争夺,特别是既得利益受损的集团和从新事物中受益的集团之间。

有人指出,洛克菲勒首次建立石油托拉斯,一方面带来了更高效的企业管理体系和更低的产品成本,另一方面利用强势地位打压上下游,此时产生的“反垄断”概念成为经济法制度研究经久不衰的课题。 随着谢尔曼法的颁布,标准石油公司成为了第一个受害者,被分割为多家独立的石油公司之后,微软等大型企业仍在接受反垄断调查并受到处罚。 现在,互联网巨头把各国的反垄断法看成是戴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当全社会的共识都没有判断这种新事物时,现代政治就有了影响大众意见的用武之地。 强ZF可以极其迅速地对新事物形成独断意志的判断。 但是,由于事情的复杂性,为了充分衡量各方面的利害,通常需要长时间的验证,因此短期形成的国家意志判断经过多年后有可能被验证为错误。 此外,新闻媒体也是先入为主判断的急先锋。 由于不受立法这种繁琐程序的束缚,新闻媒体下结论更是仓促草率,在看事之前赶紧进行舆论审判。 在一些国家,握枪的ZF和握笔的新闻媒体融为一体。 无论如何,形成负面价值判断远远超出正面判断的——媒体审判,负面的更容易引人注目,国家对负面的更容易以“保护”的名义扩张权力。

因此,新兴的东西,特别是基于科学技术发展而产生的新兴行业,随时都面临着被污名化的风险。 ——在整个社会没有沉淀足够牢固的价值认同的同时,国家权力和媒体却在偷工减料地审判它们。 许多新兴行业可能在出生不久就被扣上了婆罗门家那样有罪的帽子,不得不自证清白——,但是,婆罗门家至少在心底承认自己的生意不好做,所以才会低头新兴行业显然没有这种负罪感。 试着做前人没有做过的新事物,如果匆忙被判断为大逆不道,人类社会只能囿于守旧而原地踏步。

有段子说,传销者一听到你在中国做***业务,就大叫“这件事是违法的”。 虽然有点夸张,但是用幽默的方式展示了行业的状况。 在其他国家是兴旺的事业,在中国被淘汰的产业——还处于萌芽阶段,受到了婆罗门家的待遇。

Copyright © 2020-2021 海外区块链招商_海外比特币招商_海外数字货币代理_海外招商 版权所有 XML地图